極簡主義生活方式 美少女拒絕索求資源二年零垃圾

 

當垃圾充斥找我們的環境,生活便不再美好。霧霾襲城、河水污染、全球變暖以及關乎人類健康的食品安全問題都一一向我們撲來,環保成為一件勢在必行的事。

  過著無垃圾生活的美少女

 

  

瓶子里的垃圾是singer這兩年所有的垃圾

  
  Singer在紐約過著無垃圾生活并記載在博客上。她多半通過避免有包裝的商品做到,但有些情況下她放棄整個產品用家制版本來代替。例如,她的牙膏是一種椰油、小蘇打和薄荷油的混合物。如果你已經在使用碳酸氫鹽牙膏,你會喜歡的。
  
  Singer避免垃圾的最佳建議就是避免包裝。不要購買包裝商品,而是帶上自己的容器去批發店買。生鮮產品就更容易了——你在本地菜場或超市的散裝部購買,帶上自己的編織袋而不是從卷筒上再扯一個塑料袋。
  
  在家里,你能把食物垃圾堆肥,用布代替紙巾,把洗碗機清潔劑之類替換成批發購買的橄欖皂。你甚至能回到洗碗機清潔劑時代之前,用小蘇打清除油脂。
  
  Singer的很多技巧涉及堆肥,但她把很多任何園藝師都不會放入堆肥的東西都算作“能堆肥的”。然而,木頭和豬鬃洗碗刷總比丟棄型海綿更好,一支竹子牙刷也許幾年都不會降解,但即使是在填埋場里它也比塑料版本更好。
  
  批發購買是另一個秘密,但我們的意思不是去超市囤積很多包蘇打粉。Singer說,“批發產品通常包裝在容易回收的包裝里。”對于當地沒有賣散裝貨的商店的人來說,批發購買也是關鍵。我向Singer提起她博客的很多粉絲都談到郵購,似乎有違于她的本地、零公里理念。
  
  她說:“我建議以這種方式采購而不是購買很多小包的特定類型商品,是因為所有這些包裝都需要能量來生產和回收。”她指出批發產品的包裝經常更基本,更容易回收。

  
  清潔產品是另一個問題。不過當你換成更簡單的家制替代品時,這個問題就更容易解決。Singer告訴我:“有些東西如醋很找到批發,所以我選擇買大玻璃瓶裝的,因為我知道用得很多。我也可以重新使用或者回收容器。”肥皂在合作社或自然食品店容易找到,或者你可以直接去源頭:“也可能聯系本地肥皂生產者,看他們是否會不帶包裝直接賣給你產品,從我的經驗來看,他們會的。”
  
  外帶食物又怎么樣?你當然應該能偶爾放松享用晚餐而不用做飯。Singer的建議是帶上你自己的容器。“我會提前打電話,客氣地問能不能自帶容器,因為我不想使用塑料或者浪費一次性容器,至今我讓人們答應的成功率是100%”不僅同意,飯館實際上喜歡這樣(她這么說的)。“他們通常說我自帶容器真是太好了,希望看到更多人這樣。”
  
  但是批薩就比較麻煩——也許改吃批薩餃并用紙袋裝著帶回家。
  
  另一個大問題是Singer建議把你現有的保鮮盒和塑料餐具替換成“可持續的、耐久的替代品,如有機棉、不銹鋼、木,和玻璃。”但即使你回收或捐贈它們,把完全好用的器具換新也很難稱得上可持續。最好是就繼續用著。
  
  雖說如此,Singer的建議總體上很好,而且容易做到。更少的包裝、多買散裝貨,如果你真的沒法擺脫包裝,確保它是可回收的。
  

  拒絕索求資源,堅持兩年過“無垃圾”生活

 

 

 
  一位來自自密歇根大學的博士后DarshanKarwat就為了踐行環保理念,做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創舉——過“無垃圾”生活。他放棄了垃圾食品,拒絕購買新衣服甚至是衛生紙,執行這樣的生活一年后產生的生活垃圾裝滿了兩個塑料垃圾袋。
  
  當然,在實施這一行動的過程中阻礙也是重重。他必須要停止購買有包裝的食物,包括奶酪,只喝裝在回收玻璃瓶中的牛奶,停止為自己或家里購買東西——包括小配件、家具甚至是馬克杯。走到哪里都帶著叉子、湯匙、碟子和碗,這樣可以避免使用塑料餐具。
  
  他說:“我需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除了剩菜(我可以拿來做肥料)、牙膏和肥皂(很難進行再生)、衛生紙,其余的都作為垃圾或者進行回收。我把垃圾收集起來,包括音樂會的門票、標簽、塑料袋、包裝紙、玻璃,不把它們扔掉。”
  
  他補充到:“當我看到餐館用紙巾將刀叉包裹起來,我會要求服務員將紙巾去掉。點飲料時我會說‘不要吸管’,會確保我點的漢堡沒有用牙簽將它固定起來。我做了能做到的一切,雖然有時有點尷尬。”
  
  第一年他只產生了7.5磅的垃圾,第二年他產生的垃圾量降到了6磅,這只占平均每個美國人每年產生的1500磅垃圾的0.4%。如此驚人的毅力著實值得我們學習。
  
  人們的欲望無窮大,追求也隨之增多,當然對資源的索求也無限的增大,垃圾只是索求的后果之一。我們不能只創造垃圾,而不當垃圾的搬運工,或許有一天直到垃圾成為城市的主角,人類才真正的明白“環保”的現實意義。
  
  
  無垃圾的《簡單生活》
  
  瑪戈麗特·呂默女士門前花園最隱蔽的角落里放著一只垃圾箱,蓋子上落了一層塵土。呂默家幾年來都沒有垃圾,在呂默的家中這個黑塑料桶算是一件最沒有用的東西了!
  
  她是怎么做到的?這位50多歲的女士說“我在市場上只買天然食品,這樣就不會有包裝袋。我只喝用自己花園里種植的蕁麻或鼠尾草沖沏的茶,汽水瓶和易拉罐就不會到我屋里來。其它的廢棄物我把它們堆積處理做肥料”。“如果收到郵件呢?”“我把信封剪開做便條”。只要是關系到避免垃圾的事這位嬌小的女士是有問必答。
  
  呂默女士說,“自1993年起她那里就沒有垃圾了。她只吃未加工過的水果和蔬菜,放棄了人們通常使用的洗漱用品,不需要牙膏和牙刷,一個蘋果或是一塊大頭菜刷牙的效果同樣好”。此外,飲食的調整改變了她的新陳代謝,現在她差不多不再有難聞的體味了。這樣她也不必把除臭劑的包裝扔進垃圾桶。洗發她不用香波而用自制的蜂蜜、雞蛋和蕁麻混合液;洗內衣呂默只用最少量的洗滌液,十年來一直用一個5升的瓶子,用完后到商店添滿。
  
  呂默認為,她屋子里惟一真正屬于垃圾的就是垃圾桶了。
  
  當垃圾充斥找我們的環境,生活便不再美好。霧霾襲城、河水污染、全球變暖以及關乎人類健康的食品安全問題都一一向我們撲來。
  
  環保成為勢在必行的事。

文章鏈接:中國環保在線 http://www.hbzhan.com/news/detail/dy103960_p2.html

公告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