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垃圾焚燒廠周邊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公開狀況

 

2017年11月至2018年5月,我們依法先后向 135 座 [1] 生活垃圾焚燒廠(以下簡稱“焚燒廠”)的屬地環保部門(一般是地方環保局,個別的是冠以其他名稱的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提交了焚燒廠試運行前和運行后每年周圍大氣與土壤環境二噁英 [2](以下也簡稱為“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公開申請書,以期了解《關于進一步加強生物質發電項目環境影響評價管理工作的通知》環發 [2008]82 號文的落實情況,并進而對焚燒廠周邊環境每年二噁英污染程度的變化進行分析,及評估焚燒廠的運行狀況和環境質量狀況。

我們也向 5 座生活垃圾水泥窯協同處置項目(以下簡稱“水泥窯”)的屬地環保部門提交了上述信息的公開申請書。

在信息公開申請過程中,我們得知,2017年7月28日,環保部發布了《關于開展全國生活垃圾焚燒廠二噁英排放監督性監測工作的通知》,且這一工作已經開始。于是,2018年1月底,我們向環保部遞交了關于“2017年全國生活垃圾焚燒廠環境空氣和土壤二噁英排放監督性監測報告”的信息公開申請書。

根據能夠獲取到的信息,并參照環發 [2008]82 號文的相關要求,我們發現:

  1. 在得到屬地環保部門有效信息公開申請答復的 121 座在運行垃圾焚燒廠中,全部或部分公開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的比例僅為 27.3%。

  2. 已被公開的環境二噁英信息并不完整,實際收到的信息占應收信息量的比例僅為36.7%,即信息公開的完整度不足四成。

  3. 綜合信息公開的完整度和有信息公開的焚燒廠數量比例兩因素,121座焚燒廠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的總體公開程度僅有 10%.

  4. 33 座有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公開的焚燒廠中,提供企業自行監測數據的為 31 座,占絕大多數,僅有 座的數據來自于環保部門的監督性監測活動。

  5. 33 座有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公開的焚燒廠中,僅有1座能按要求每年在同一監測點進行監測。

  6. 33 座有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公開的焚燒廠中,有 6 座在運行期間出現過環境空氣二噁英監測濃度超過法規目前參考的日本年均濃度標準(0.6 pgTEQ/m3)的情況。

     

  7. 在額外獲得的 43 座焚燒廠煙氣二噁英排放濃度數據中,仍有一些超出相應的國標限值。

  8. 環保部門答復未開展監測或無力開展監測的焚燒廠有 39 座,占總數的 32.2%。

  9. 環保部門答復不合法、不合理的情況仍然較多,典型問題有“答非所問”、濫用“商業秘密”、借口牽強等。

具體如下。

信息公開的結果

——————————

1. 135 座生活垃圾焚燒廠屬地環保部門的答復

截至目前,共收到 124 座焚燒廠屬地環保部門的有效答復;11座[3]尚未收到答復,電話也無法接通。

124 座有信息公開的焚燒廠中,2 座未運行,1 座不存在,剛運行和運行中的焚燒廠共 121 座。

圖:135座活垃圾焚燒廠屬地環保部門的答復

我們一共收到 33 座焚燒廠全部或部分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公開比例僅為 27.3%。這些有信息公開的焚燒廠均為2008年后環評的設施,公開的信息也全部為企業自行委托第三方監測的結果。

在 33 座公開了環境二噁英信息的焚燒廠中,有 23 座同時公開了煙氣二噁英數據,14 座公開了飛灰二噁英數據。

其他 88 座廠中有 21 座答復的不是申請的信息,剩下的 67 座或是答復“無數據”、或是“請向省環保廳進行申請”,或是“請向企業進行申請”,等等。

21 座“答非所問”焚燒廠中有20家提供的是不在申請范圍內的煙氣二噁英數據。剩下的 1 座較為特殊,該廠為昆明豐德環保電力有限公司,屬地環保部門為昆明市環保局,答復的內容是該局已經主動公開的,當地另一座焚燒廠昆明中電環保電力有限公司的環境二噁英監督性監測結果。 

2. 生態環境部(原環保部)的答復

環境部給出的書面答復是“您單位申請的信息涉及國家秘密……不予公開”。在寄出答復之時,環境部環境監測司的工作人員電話邀請我們代表前往環境部辦公室,就垃圾焚燒二噁英的問題進行溝通交流。

座談會中,工作人員解釋了答復為“國家秘密”的原因:

1、這是過程性信息;

2、保密委有文件規定原始數據不得公開;

3、標準缺失,絕對值沒太大意義。

3. 5 座水泥窯項目屬地環保部門的答復

5 座水泥窯屬地環保部門,提供了環境二噁英數據的有2座(其中有1座還提供了煙氣二噁英數據),只提供了煙氣二噁英數據的有2座,未提供數據的有1座。

圖:水泥窯答復情況

信息未公開的原因

—————————

1. 答非所問

如前所述,有 20 座焚燒廠被公開的是煙氣二噁英監測數據,而非我們申請的環境二噁英監測數據。

常州市環保局是出現此問題的其中一家。2018年3月初,我們向常州市環保局申請公開常州綠色動力環保熱電有限公司和光大環保能源(常州)有限公司的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但收到的答復卻只是常州市環保局對這兩家企業開展的煙氣二噁英監督性監測信息。

收到答復后,我們向江蘇省環保廳申請了行政復議。經過近 2 個月的等待,江蘇省環保廳作出了復議決定,確認“對于申請人所申請公開的政府信息,在被申請人作出的政府信息告知書中卻沒有作出相應的答復”,并“責令被申請人常州市環境保護局在收到本行政復議決定書之日起 15 個工作日內,對申請人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作出答復。”

15 個工作日后,我們收到了常州市環保局的二次答復(行政復議后給出的答復):本機關不存在該信息。貴單位要求獲取的信息,為企業的自行監測數據。 

2. 未開展監測

有 39 座焚燒廠屬地環保部門的答復是“無信息”、“未監測”、“沒有二噁英監測能力/資質”、“找省環保廳”或“找環保部”,等等。它們的共同特點是,答復單位要么沒有否認,要么默認了它們應當開展焚燒廠環境二噁英監測的責任,只是因為不同的原因實際沒有開展監測。對此,我們認為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改善現狀,例如相關部門應提高重視程度,盡快將監督性監測工作開展起來;不具備監測條件的,完全可以通過委托第三方檢測機構或者其他省市具備二噁英監測能力的環境監測中心站進行監測,或者通過加強自身監測能力建設的方式來解決。

共有 12 座未開展監督性監測的焚燒廠屬地環保部門的答復是讓申請者向省一級環保廳申請相關信息,其中 9 座屬廣東省,1 座在山東淄博市,1 座在廣西欽州市,1 座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

我們隨后向廣東省環保廳申請公開 2 座、向山東省環保廳申請公開 1 座焚燒廠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兩廳給出的答復都是“向XX市環保局進行申請”,結果無異于把信息公開的皮球又踢回給了屬地環保局。

3. “這是企業的責任”

在給出答復的環保部門中,更多地將環發 [2008]82 號文的內容理解為是對企業自行監測的要求。至于它們認為是否應該掌握自行監測信息并進行公開,情況也有不同。

如前所述,掌握并公開企業自行監測信息的共有 33 座,其余除少數要求申請人提供科研信息外,皆答復不掌握或無義務公開相關信息(共37座),其最主要的理由是“這是企業自行監測的要求,可向企業進行咨詢,或者上企業自行監測信息平臺/企業網站進行查詢。”

然而,循著一些環保局答復的建議,我們上網查找后并未找到相關企業的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

4. 牽強的借口

有 4 座焚燒廠屬地環保部門要求信息公開申請人提供科研信息,理由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息公開條例》第 23 條,行政機關認為申請公開的政府信息涉及商業秘密、個人隱私,公開后可能損害第三方合法權益的,應當書面征求第三方意見。根據第三方意見,若貴單位確有自身科研需要,請提供該科研項目的研究內容、研究方向等信息,并附上正式文本。

除“商業秘密”外,還有其他一些十分牽強的拒絕公開信息的借口。安徽省淮南市環保局表示:“淮南市西部城區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正處于停產整改階段,為維持公共安全、經濟安全或社會穩定,不予以公開。

海南省環保廳拒絕公開的理由則是:“??谑欣贌l電廠2013年-2017年環境二噁英數據時間跨度長、數據量大……行政機關一般不承擔為申請人匯總、加工或重新制作政府信息,及向其他行政機關和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搜集信息的義務……對于你單位申請的數據,我廳不予提供。

圖:未提供任何二噁英監測數據的答復

 

監測信息的完整性

——————————

環發 [2008]82 號文要求:焚燒廠運行前和運行后每年都應在同一空氣/土壤監測點位(環境敏感點、最大落地濃度點)進行監測。

根據本研究獲取的信息,在 33 座依申請公開的焚燒廠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中,6 座只有環評階段或竣工驗收時的數據,18 座僅有運行后的數據,只有9座同時包含環評階段和運行后的數據。

其中有 2 座的是監督性監測結果,其余 31 座均為企業自行監測。

能夠滿足運行后每年都對環境空氣和土壤二噁英進行監測的垃圾焚燒廠,可以確認的只有 3座,占總數的比例僅為 2%。這 3 座中只有 1 座,即舟山旺能環保能源有限公司,每年都在要求規定的點位進行監測。

運行后部分年份做了環境空氣和土壤二噁英監測的有 27 座,占比 22%,其中有 5 座部分年的監測是在同一點位開展的。

至于那些只提供了運行后的,而未提供運行前(一般來說是環評階段做的環境現狀調查)環境二噁英監測數據的情況(18座),原因之一應該是這些焚燒項目的環評審批單位為省環保廳或原環保部。

圖:監測信息完整性

因為我們申請公開的是運行前和運行后(直到2017年)每一年環境空氣和土壤二噁英的監測信息。根據33座垃圾焚燒廠的始運行年份,應該收到33 份(組)運行前的、144份(組)運行后的環境空氣二噁英監測報告或數據,和33份運行前、144份運行后的環境土壤二噁英監測報告或數據。

而實際只收到了 15 份(組)運行前,46 份(組)運行后的的環境空氣二噁英監測報告(數據),和 13 份運行前、56 份運行后的環境土壤二噁英監測報告或數據,各自占總數比例都不到 50%,總體比例僅為 36.7%,意味著信息公開的完整度不足四成。

圖:環境二噁英信息公開完整度

若綜合有信息公開的焚燒廠數量比例和已被公開信息的完整度看,本研究申請公開的焚燒廠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的總體公開程度僅為 10%。至于獲取到的唯一一份主動公開的信息,也只有2017年一個點位的環境空氣二噁英(3個 樣本)數據,而該焚燒廠于2010年1月開始運行。

二噁英超標情況

—————————

1. 環境二噁英

分析已獲得的環境二噁英數據發現,有 6 座焚燒廠在運行期間出現過環境空氣二噁英濃度超過法規參考標準(0.6 pg TEQ/m3)的情況,有 14 座出現過濃度超過日本標準一半的情況。不過,此處應當注意的是,申請公開得到的環境空氣二噁英數據為一年當中某一天的空氣二噁英濃度,而環發 [2008]82 號文要求參考的日本標準為“年均濃度”。

2. 煙氣二噁英數據

本研究共額外獲得 43 座垃圾焚燒廠煙氣二噁英的監測信息,雖然大部分低于相應國家標準的限值,但仍有超標情況存在。例如,2016年10月17-18日在德州綠能垃圾焚燒廠 2 號爐采集到的三個煙氣樣品,二噁英濃度分別為:0.85 ng TEQ/m3、0.69 ng TEQ/m3和 0.30 ng TEQ/m3,均超出現行國標 0.1 ng TEQ/m3的限值。

結論

———— 

綜合以上結果,我們從整體上得出如下幾點結論:

1、全國范圍內生活垃圾焚燒廠環境二噁英監測信息公開情況很不理想,無論從焚燒廠的覆蓋面、信息公開的完整度來說,都是如此。

2、絕大多數環保部門認為焚燒廠環境二噁英監測屬企業自行監測范疇。

3、絕大多數的焚燒廠環境二噁英監測活動,都沒有嚴格按法規的要求開展,無助于評估焚燒廠及其他二噁英排放源對環境產生的長期影響。

4、雖然公開的信息有限,但焚燒廠周邊環境二噁英污染水平偏高、甚至排放濃度不達標的情況并不少見,足以引起政府和公眾的警惕,也足以說明環發 [2008]82 號文要求監測環境二噁英的現實意義。

5、整體而言,各地環保部門對環境二噁英監測的重視程度,以及基本能力建設十分不足,直接影響到環發 [2008]82 號文的有效執行。

6、政府環境信息公開制度已實施多年,但仍有不少地方環保部門對此項制度的執行存在認識和實踐上的偏差,不利于環境保護事業,尤其是公眾參與環境保護工作的向前推進。   

 

 提案與復函

———————

 2018年兩會期間,我們通過全國政協委員提交了一份《關于切實落實環發[2008]82號文的提案》,建議環保部圍繞著落實環發[2008]82號文關于監測焚燒廠周邊環境二噁英的要求,開展一項全國專項檢查,責令超標企業進行整改,將環境二噁英監測納入企業自行監測和環保部門監督性監測范圍,著手制定環境二噁英監測國家標準,等等。

2018年6月,我們應邀與生態環境部官員就上述提案進行交流,并獲悉在2017年6月原環保部發布的《排污單位自行監測技術指南 總則》(以下簡稱《總則》)中,已要求企業對其周邊空氣、地表水、地下水、土壤等環境質量開展定期跟蹤監測,同時要做好與監測相關的數據記錄,按照規定進行保存,并依據法規向社會公開監測結果。

《總則》還要求,企業周邊環境質量的監測主體為企業;與二噁英監測直接相關的內容為:“涉重金屬、難降解類有機污染物等重點排污單位土壤、地下水每年至少監測一次。”

另外,環境部官員在交流中指出,2017年12月原環保部發布了《環境二噁英類監測技術規范》(HJ916-2017),并于2018年4月1日開始正式實施。此標準規定了水、氣、土壤、沉積物和固體廢物中二噁英類的環境監測技術要求,并對監測程序、現場監測要求、質量保證和質量控制、監測報告內容、廢物處理等做了詳細規定。

建議

————

綜上,我們提出如下建議:

1、相關部門對本研究發現的環境二噁英濃度超標點或偏高點,開展系統調查,分析出超標原因。如果與當地焚燒廠的排放有關,應加強對焚燒廠的監管。

2、環境部根據環發 [2008]82 號文的要求,系統開展一次全國性的焚燒廠周邊環境二噁英監測行動,并向社會公開結果。

3、各地和各級環保部門應依據環發 [2008]82 號文及其他相關法規的要求,督促焚燒企業開展起廠區周邊環境二噁英自行監測,并主動向社會公開結果。

4、環境部盡快制定生活垃圾焚燒廠周邊環境質量監測技術規范,將二噁英納入到監測項中,并明確監測主體、監測內容、監測頻次、技術要求、以及信息公開的方式。

5、環境部會同其他相關部門盡快制定環境空氣和土壤二噁英標準。


注釋:

[1] 其中 126 座為2008年后環評,9 座為2008年前環評。

[2] 監測點通常由焚燒廠項目的環境影響評價報告書確定。

[3] 為表述簡單起見,文中出現的“X 座”、“X 座廠”或“X 座焚燒廠”,實際所指的都是 X 座生活垃圾焚燒廠屬地環保部門,而非相關焚燒廠本身。

附件尺寸
PDF icon 被遺忘的“82號文”6.8 MB
資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