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將二噁英列入《有毒有害大氣污染物名錄》

 

2018年12月28日,我們向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司提交了關于將二噁英列入《有毒有害大氣污染物名錄(第一批)》的建議,內容如下。

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司:

2018年12月13日,貴部發布了關于征求《有毒有害大氣污染物名錄(第一批)(征求意見稿)》意見的函(點擊文末“閱讀原文”可見),我們認真學習了該文件,并建議將二噁英類化學物質列入名錄?;纠碛捎腥缦氯c:

第一,二噁英作為一種典型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OPs),具有致癌、致畸、致突變的“三致“危害,不僅是《關于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斯德哥爾摩公約》最早一批需在全球范圍嚴控的POPs,也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引起重大公共衛生關注的10種化學品”之一,所以應當得到最優先的重視。

第二,我國環境二噁英污染防治形勢仍然非常嚴峻。已有文獻顯示,多個城市大氣二噁英濃度已遠遠超過背景水平,甚至超過或逼近環評參考標準;部分地區二噁英呼吸暴露風險已超臨界值。所以,二噁英作為一種大氣污染物,其環境健康風險應當得到更嚴格控制。

第三,近十多年以來,我國已經建立起了比較完整的二噁英污染防治體系,包括相關的污染防治技術政策、行業排放標準、環境監測和檢測標準,以及較強的二噁英監測和檢測技術能力。與此同時,公眾對二噁英污染也不陌生,參與治理的積極性很高。因此,我國已經有能力在法規、技術和社會等層面,對二噁英進行風險管理。

綜上,我們認為二噁英完全符合貴部在篩選名錄候選物質所考慮的“該管“和”能管“原則,所以應當納入評估范圍。與此同時,我們期待貴部在下一次更新《優先控制化學品名錄》時,也能考慮將二噁英納入。

本建議更詳細的解釋說明隨附,希望得到采納。


附錄:解釋說明

一、二噁英是危害極大的空氣污染物

二噁英作為一種典型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具有高毒、難降解、可生物累積、可遠距離傳輸等特性。早在1997年,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國際癌癥研究所就將它列為一種已知的人類致癌物。近年來,二噁英的內分泌干擾毒性及低劑量暴露下的長期健康影響也得到更清楚的認識。

由于向大氣排放的二噁英擴散傳播較其他介質更快, 因此二噁英的大氣排放量被用作反映各締約國對全球二噁英貢獻的指標。

由于二噁英類物質有高度危險性,如管理不善,會對我們的健康和環境產生不良影響?!蛾P于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斯德哥爾摩公約》要求采取行動,以減少二噁英類物質的排放。世界衛生組織將二噁英列入引起重大公共衛生關注的10種化學品清單之中。

二、我國空氣污染嚴重地區的二噁英濃度很高,逼近或超過我國環評參考標準,也高出背景值一個數量級

二噁英污染已經具有普遍性。首先,公開的研究表明,我國一些城市大氣二噁英濃度明顯偏高,某些地方的監測數值甚至超過了法規規定的環評限值,即目前日本環境標準限值(圖1),若重點考慮敏感人群,特別是嬰幼兒,僅經呼吸攝入即可產生不能接受的健康風險。如此程度的大氣二噁英污染,已經不是一個局部地點的問題。再次,二噁英排放源也具有普遍性,圖2和圖3分別顯示全國二噁英類污染物排放企業和垃圾焚燒企業分布圖,可以看得出來,即使是點源污染,其加總效應也很強,更不要說它們對周邊更廣泛地理區域的輻射影響。

圖1:北京、上海、廣州、杭州大氣二噁英污染水平(2004-2012年)

圖2:全國二噁英類污染物排放企業分布(2009年報告)

圖3 全國 359座垃圾焚燒廠分布(截至2018年4月)

東部沿海發達城市的環境空氣二噁英濃度遠遠高于背景值,是背景值的上百倍。

2013年,劉國瑞等對2007-2008年間發布的遠離工業園和人口集中區的地區的空氣二噁英含量的文獻進行分析后發現,我國環境空氣二噁英(PCDD/Fs)的背景值中位數為14.02 fg TEQ/m³,即0.01402 pg TEQ/m3。

而2008年,李英明等研究了臺州地區某電子垃圾拆解地大氣中二噁英的污染水平及分配規律, 發現該地二噁英濃度為0.2-3.45 pg TEQ/m3,平均值為 1.825 pg TEQ/m3。

2009年,張建清等研究了深圳市大氣中二噁英的污染水平, 二噁英濃度為0.017-0.5 pg TEQ/m3,平均值為 0.228 pg TEQ/m3。DL-PCBs(類二噁英多氯聯苯) 總毒性當量為 2.50~19.55 fg TEQ/m3,平均值為 10.8 fg TEQ /m3。

2009年7月至2012年2月,鞏宏平等對杭州城區連續 3 年環境空氣中二噁英采樣分析得知, 杭州城區環境空氣中二噁英毒性當量質量濃度變化范圍為0.13~0.55 pg TEQ/m3, 均值為0.34 pg TEQ/m3。

2010年,齊麗等以二噁英為研究對象,計算了穩態假設下二噁英在北京地區空氣相等環境介質中的濃度分布及各相間的遷移通量。結果表明, 二噁英類在空氣相中的模擬輸出濃度范圍為 0.32~0.34 pg TEQ/m3, 而相應環境相中的實測值分別為 0.33pg TEQ/m3, 二者吻合度較好。

2010年,應媛媛對上海市典型區域大氣中二噁英進行了初探, 發現其濃度0.164-0.379 pg TEQ/m3, 平均值為 0.299 pgTEQ/m3。

2010─2011年,蘇原等對廣州 6 個區域大氣樣品中的二噁英進行分析,發現廣州 2010 ─ 2011 年大氣中二噁英濃度為0.112 ~ 5.62 pg TEQ/m3,除工業區外的年均值為0.416 pgTEQ/m3. 該值高于美國德克薩斯州大氣(年均值為 0.015 pg TEQ/m3)、西班牙加泰諾尼亞地區(年均值為0.140 pgTEQ/m3)、韓國南部地區(年均值為0.028 pg TEQ/m3) 及國內北京市 2007─2010 年的值 (0.005 - 0.470pg TEQ/m3),表明廣州大氣中的二噁英污染水平較高。

2012,張麗華等以沈陽市不同功能區為研究對象, 對不同功能區的二噁英含量進行分析,發現二噁英含量范圍為 0.009-0.57 pg TEQ/m³,均值為0.242 fg TEQ/m³。

三、目前大城市的二噁英濃度已經有較高健康風險

2012,張麗華等以沈陽市不同功能區為研究對象,進行不同功能區的二噁英含量與暴露風險分析。呼吸暴露量計算結果表明,成人和兒童的呼吸暴露量均高于美國、丹麥等西方國家城市和日本的城市平均呼吸暴露量,兒童的呼吸暴露量均高于成人,說明兒童受到空氣二噁英的呼吸暴露風險更高。

2013年4月至2014年1月,和2014年4月至2015年1月,國家環境分析測試中心和國家環境保護二噁英污染控制重點實驗室的幾位研究人員兩度對北京市某生活垃圾焚燒廠周邊環境空氣中二噁英含量、組成特征、時空特征和季節變化特征等進行了監測分析。兩次監測都發現霧霾天和冬季二噁英毒性當量超出日本環境空氣質量標準限值 0.6 pg TEQ/m³。冬季兒童的二噁英呼吸暴露貢獻率超過了“每日可耐受攝入量 10%”的負荷分攤。

四、我國二噁英檢測能力、排放標準、防治政策和檢測標準等都在不斷進步與發展

相比發達國家, 我國環境二噁英防治和監測工作都起步較晚。然而,近十多年來,我國二噁英的檢測能力、檢測標準、防治政策和排放標準等等不斷進步與發展。

1. 檢測能力

自20世紀80年代中后期以來,我國學術科研界對二噁英的研究已有30多年的歷史;自1996年中科院武漢水生所建立第一個二噁英分析實驗室后,我國自主二噁英科研檢測能力建設也有22年的歷史;自2001年發布生活垃圾焚燒和危險廢棄物焚燒污染控制標準以來,我國環保法規強制要求監測二噁英污染物的歷史達17年之久。在這期間,科研界已經積累了相當多的關于我國空氣及其他環境媒介的二噁英污染數據,可以成為風險管理的科學依據。

目前國內得到認證的二噁英分析實驗室已經有三十多家,各地也都在加緊投入建設各自的實驗室。而且,以法規強制要求監測各地危險廢物和生活垃圾焚燒設施周邊空氣二噁英的法定要求來看,未來全面監測空氣二噁英水平,控制相關風險應該是順利成章的事。

2. 涉二噁英排放行業標準

目前,我國涉及大氣二噁英排放的行業標準有:

2001年11月12日,國家環境保護總局與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聯合發布《危險廢物焚燒污染控制標準》(GB19484-2001),規定了二噁英排放限值為0.5 TEQ ng/m³。

2012年6月27日,環境保護部與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聯合發布《鋼鐵燒結、球團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GB 28662-2012),規定燒結及球團工業建設項目的大氣二噁英排放限值為 0.5 ng-TEQ/m³。

2012年6月27日,環境保護部和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聯合發布《煉鋼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GB 28664-2012),規定煉鋼工業建設項目的大氣二噁英排放限值定為 0.5 ng-TEQ/m³。

2014年5月16日,環境保護部和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聯合發布《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標準》(GB18485-2014),將煙氣中二噁英類物質的排放限值由 1.0ngTEQ/m³修訂為 0.1 ng-TEQ/m³。

以上標準都規定了二噁英指標每年監測一次。

3. 檢測標準

2008年12月31日,環境保護部發布《環境空氣和廢氣二噁英類的測定同位素稀釋高分辨氣相色譜-高分辨質譜法》(HJ/T 77)。

2017年12月28日,原環境保護部發布《環境二噁英類監測技術規范》。

4. 污染防治政策

2007年4月,我國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履行〈關于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斯德哥爾摩公約〉國家實施計劃》。

2010年10月19日環境保護部等九部委聯合發布了《關于加強二英污染防治的指導意見》。

2015年12月24日,環境保護部發布《重點行業二噁英污染防治技術政策》。

5. 環境二噁英監測要求

2008年《關于進一步加強生物質發電項目環境影響評價管理工作的通知》(環發[2008]82號文)中要求垃圾焚燒廠對環境空氣和土壤二噁英進行監測。并且規定在國家尚未制定二噁英環境質量標準前,對二噁英環境質量影響的評價參照日本年均濃度標準(0.6pgTEQ/m3)評價。

參考文獻

呂亞輝,黃俊,余剛,楊曦.中國二噁英排放清單的國際比較研究[J].環境污染與防治,2008(06):71-74.

Yingming Li, Guibin Jiang, Yawei Wang, Zongwei Cai, and QinghuaZhang, "Concentrations, profiles and gas–particle partitioning ofpolychlorinated dibenzo-p-dioxins and dibenzofurans in the ambient air ofBeijing, China", Atmospheric Environment, 42 (2008) 2037–2047.

Huiru Li, Jialiang Feng, Guoying Sheng, Senlin Lu, Jiamo Fu, Ping’anPeng, and Ren Man, "The PCDD/F and PBDD/F pollution in the ambientatmosphere of Shanghai, China, Chemosphere, 70 (2008) 576–583.

余莉萍:《廣州大氣中二噁英的濃度分布和幾種典型二噁英排放源的初步研究》(博士論文),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2007年。

張麗華, 王恩德. 沈陽市環境空氣不同功能區二噁英含量與暴露風險 分析[J]. 環境污染與防治,2013, 35(2): 82-84.

齊麗,周志廣,許鵬軍,李楠,任玥,劉愛民,黃業茹.北京地區二噁英類的環境多介質遷移和歸趨模擬[J].環境科學研究,2012,25(05):543-548.

李英明,江桂斌,王亞韡,王璞,張慶華.電子垃圾拆解地大氣中二噁英、多氯聯苯、多溴聯苯醚的污染水平及相分配規律[J].科學通報,2008(02):165-171.

應媛媛. 上海市典型區域大氣和土壤樣品中二噁英初探[D].華東理工大學,2010.

張建清, 王春雷, 楊大成, 等. 深圳市大氣中二噁英和二噁英類多氯聯 苯污染水平初步研究[C].中國環境科學學會學術年會論文集, 2012. 

蘇原,張素坤,任明忠,杜國勇,青憲,蘇青.廣州大氣二噁英污染水平及其季節變化特征[J].環境科學研究,2014,27(08):813-819.

鞏宏平,朱國華,周欣,王玲,張睿,馮元群,劉勁松,龐曉露.杭州城區環境空氣中二噁英濃度狀況研究[J].中國環境監測,2016,32(04):74-78.

齊麗,任玥,李楠,等. 垃圾焚燒廠周邊大氣二噁英含量及變化特征—以北京某城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為例[J]. 中國環境科學,2016,36(4):1000~1008. 

齊麗,任玥,劉愛民,等. 北京市某垃圾焚燒廠周邊大氣二噁英污染特征及暴露風險[J]. 中國環境科學,2017,38(4): 1317~1326.

資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