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焚燒廠被告,這和你有關系么?

轉載聲明:本文原載于公眾號“蕪湖生態中心”,本公號經授權轉載。

2019年3月26日,環保組織自然之友訴訟安慶皖能中科(垃圾焚燒廠)煙氣自動監測數據持續超標一案二審在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我有幸參與了此次庭審的旁聽。

庭上雙方進行了激烈辯論,主要聚焦在:

  • 是否有必要進行生態損害賠償司法鑒定確定賠償金額;

  • 安慶皖能超標是否適用無過錯原則;

  • 是否應該在省級媒體上進行公開道歉等等。

庭審中很有意思的一點是提到2018年11月在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庭審的時候,法官專門問了安慶市環保局的一名工作人員,問他認為安慶皖能超標是主觀因素還是客觀因素造成的,占比有多大?

那名工作人員回答道,客觀原因比較大,占比80%,主觀因素占比20%。那問題來了,對于一個企業來說,客觀因素造成超標排放要不要承擔責任?

在這次的庭審中,自然之友公益律師特別強調了“無過錯原則”,就是說只要給他人造成損失,不問當事人是否因為主客觀原因都應該承擔賠償責任。

大氣超標排放損害了大氣環境質量,影響的是每個人呼吸的空氣,實實在在對公眾利益造成了損害,尤其是那些在企業周邊的公眾。

企業產生的氣體排放需要達標是環保部門根據環境自凈能力、現有的技術等因素確定的紅線,是企業生產必須要遵守的。

此次庭審安慶皖能代理律師詳細陳述了造成長期超標排放的客觀原因:

  1. 企業在建廠的時候是按照《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標準GB18485-2001》設計,后來卻執行了2014年修訂的新標準;

  2. 安慶市垃圾填埋場已經封場,作為唯一垃圾處理場所,安慶皖能垃圾處理壓力大;

  3. 安慶市文明創建無形中造成更多的垃圾需要進行焚燒處置。

可就實際情況來看,2014年修訂的新標準直到2016年才全面實施,已經留了足夠的時間給已建的垃圾焚燒廠進行升級提標。

但迫于垃圾處理壓力大,所以不能進行停產整改。這就產生了矛盾點,而這個矛盾點背后的實質恰恰是和我們每一個人息息相關。為什么會有垃圾處理壓力大這個問題的出現?無疑這是我們每個人產生的,無法去估算誰誰誰每天產生垃圾的多少。

相信這種矛盾點的出現,安慶不是第一座城市,更不是唯一一座城市,這是在我們國家普遍存在的問題,垃圾處理壓力大的同時末端處理設施沒有做到規范處置,帶來了很多“二次污染”如果不居住在垃圾焚燒廠或者垃圾填埋場周邊是沒有太多感知的,也不會去深思自己每天扔的垃圾去到了哪里。

所以我們需要用更全面的視角去看待這個事情,安慶皖能被訴是否需要進行生態損害賠償司法鑒定確定賠償金額,并在省級媒體上進行公開道歉,我們會一直關注,同時也希望會有肯定的結果。

但是更深層次的思考是,我們自身在日常產生垃圾的同時,需要去思考怎樣在源頭去減量,減少因為自身原因給生存環境帶來的負擔。

標簽: 
資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