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既然焚燒規劃尚未通過,何不重新規劃垃圾處理方式?

河北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您好!

由于在網上找不到《河北省生活垃圾焚燒發電中長期專項規劃》(以下簡稱“該規劃”),5月29日,我們以郵寄的方式向貴單位發起了信息公開申請。由于文號和年份都不確定,所以申請了兩個年份區間的,一份是2018-2030年的,一份是2019-2030年的。另外,我們也分別申請了兩個時間區間的規劃的環境影響報告書。

 

規劃還是沒有看到

——————————

6月13日,我們收到了貴單位的兩份答復函。

第一份答復的主要內容為:經查,由于條件不具備,我委尚未編制《河北省生活垃圾焚燒發電中長期專項規劃( 2018-2030年)環境影響報告書》,故我委不存在該政府信息。

圖:對規劃環評的答復

第二份的主要內容為:你申請公開的《河北省生活垃圾焚燒發電中長期專項規劃 (2018-2030年)》因涉及商業秘密,公開后可能對相關企業造成不公平競爭,如果處理不當甚至會引起群體事件,危及社會穩定,故對該信息不予公開。

 

圖:對規劃的答復

 

規劃還未發布?

————————

6月17日,貴單位官網發布《河北省生活垃圾焚燒發電中長期專項規劃(2018-2030年)環境影響評價第一次公示》(http://hbdrc.hebei.gov.cn/web/web/gggs/4028818b6b534e28016b62ea4cdf17a7.htm),就是說,

    1. 貴單位是具備編制環境影響報告書的條件的,第一份答復內容不屬實。

 

圖:規劃環評第一次公示

    2. 該規劃環評尚未通過,規劃未正式發布,秦皇島西部焚燒項目及其他規劃中的項目環評不能以該規劃作為依據。

但是,早在5月20日,貴單位辦公室印發了《河北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等4部門關于調整<河北省生活垃圾焚燒發電中長期專項規劃(2018-2030年)>部分項目及建設內容的通知》。

 

圖:不能公開的 4 部門通知標題

由于該通知信息屬性為“不公開”,因此直到 2 天前,網上才廣泛傳播了該信息。

 

圖:不能公開的 4 部門通知末尾

而根據可查到的信息,秦皇島市發改委官網最早于5月27日發布了該通知(http://www.qhdfgw.gov.cn/html/2019/4-27/n719647807846.html)。

 

圖:秦皇島發改委發布了 4 部門通知

該通知調減了 8 個項目,調增 7 個項目,變更了 9 個項目的建設內容。

那么,既然該規劃環評尚未通過審批,那么貴單位等 4 部門做出的調整也只能說是規劃內容調整,不能算作正式發布的規劃。

 

規劃不能公開?

————————

而既然尚未正式發布,貴單位的答復不應該是“該規劃涉及商業秘密,不予公開”,而應該是“該規劃尚未正式發布,因此我單位無此信息”吧。

進一步講,如果該規劃已經通過審批了,難道不應該進行公開嗎?

該規劃目標:

  • 到2020年,建成垃圾焚燒發電項目65項,新增垃圾焚燒處理能力59500噸/日,設市城市全部建成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實現城區原生垃圾“零填埋”,全省城鎮生活垃圾焚燒處理能力占無害化總處理能力的60%以上。

  • 到2025年,建成垃圾焚燒發電項目13項,其他焚燒類項目7項,新增垃圾焚燒處理能力11700噸/日。全省平原地區實現垃圾焚燒發電處理全區域覆蓋,山區城區實現垃圾焚燒發電全覆蓋,全省城鎮生活垃圾焚燒處理能力占無害化總處理能力的80%以上。

  • 到2030年,保障已建成垃圾焚燒項目的正常運行,完善偏遠地區垃圾分類收運體系,啟動已填埋垃圾的二次處理任務,有序處理現有填埋場存量垃圾,實現全省垃圾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的目標。

也就是說,河北省計劃新建 78 個焚燒項目,幾乎覆蓋了所有市縣,其影響范圍是巨大的。貴單位似乎也知道“如果處理不當甚至會引起群體事件,危及社會穩定”。但是不公開就能保障社會穩定了嗎?這些焚燒項目都會將該規劃作為其合法合理性的依據,如果規劃沒有公開的話,公眾將不能判斷其項目是在規劃范圍以內的。失去了知情權,公眾恐怕難以保持理性。

 

垃圾分類是趨勢

————————

2016年12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研究普遍推行垃圾分類制度,強調要加快建立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的垃圾處理系統,形成以法治為基礎、政府推動、全民參與、城鄉統籌、因地制宜的垃圾分類制度,努力提高垃圾分類制度覆蓋范圍。習近平還多次實地了解基層開展垃圾分類工作情況,并對這項工作提出明確要求。

2017年3月18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轉發國家發展改革委住房城鄉建設部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的通知》(國辦發[2017]26號),確定北京、天津、上海等46個重點城市先行實施生活垃圾分類,河北省石家莊和邯鄲亦名列 46 個城市名單中。

該方案的指導思想為“……加快建立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的垃圾處理系統,形成以法治為基礎、政府推動、全民參與、城鄉統籌、因地制宜的垃圾分類制度,努力提高垃圾分類制度覆蓋范圍,將生活垃圾分類作為推進綠色發展的重要舉措,不斷完善城市管理和服務,創造優良的人居環境。”

2017年12月20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發布《住房城鄉建設部關于加快推進部分重點城市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建城[2017]253號),目標:

  • 2020年底前,46個重點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系統,基本形成相應的法律法規和標準體系,形成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模式。在進入焚燒和填埋設施之前,可回收物和易腐垃圾的回收利用率合計達到35%以上。

  • 2035年前,46個重點城市全面建立城市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垃圾分類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2019年6月3日,習近平對垃圾分類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他強調,實行垃圾分類,關系廣大人民群眾生活環境,關系節約使用資源,也是社會文明水平的一個重要體現。

而10天后(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將正式施行。這意味著上海將把生活垃圾分類工作正式納入法治框架。

可以看出,垃圾分類已經成為趨勢,并將成為垃圾處理不可或缺的一步。

 

焚燒還是分類?

————————

垃圾焚燒真是減量、無害和資源化的最好選擇嗎?

>> 垃圾減量化

垃圾焚燒有三廢:廢氣,廢水和廢渣(爐渣和飛灰)。

從垃圾減量角度上看,將垃圾分類工作做好,除去了可堆肥處理的廚余垃圾,可再生的塑料、紙、金屬、玻璃等,最終需要進行焚燒或者填埋處理的垃圾占比約為 20%. 而將所有垃圾進行焚燒處理,最終仍有 20% 的爐渣和 5-10% 的飛灰產生。爐渣通常拿去制磚,而飛灰作為一種危險廢棄物,則需要經固化或鰲合后單獨填埋,其體量也會增加。

 

圖:飛灰,來源源:蕪湖生態中心

所以,和分類處理對比,焚燒在垃圾減量上并無大的優勢。

>> 垃圾無害化

焚燒產生的廢氣中能監測到的排放物有 200 多種/類。

 

圖:焚燒產生的廢氣中的污染物

而目前,我國《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標準》(GB18485-2014)(以下簡稱“標準”)中要求進行監管的不過 5 種常規污染物(顆粒物、氮氧化物、二氧化硫、氯化氫、一氧化碳),11 種重金屬(汞、鎘、鉈、銻、砷、鉛、鉻、鈷、銅、錳、鎳)及其化合物,以及持久性有機污染物二噁英類。加起來也就 17 種/類物質,不到所有污染物的 10%.

 

圖:標準中的污染物名單

該標準對企業自主監測的頻次要求為,重金屬一個月一次,二噁英類則是一年一次。對環保主管部門的監督性監測頻次要求為,常規污染物和重金屬的監測頻次為每季度 1 次,二噁英為一年 1 次。

 

圖:標準中對重金屬和二噁英類的監測要求

而重金屬和二噁英每天都在排放,如此低的監測頻次何以保證每天排放都是達標的呢?

根據環保組織蕪湖生態中心的觀察,無論是自主監測還是監督性監測,其信息都缺失嚴重,即使通過信息公開申請還是難以獲取。對于公眾最為關注的二噁英,2017年全國在運行的 359 座垃圾焚燒廠中,僅可獲取到 112 座的煙氣二噁英自行監測數據,以及 50 座的煙氣二噁英監督性監測數據。

環保組織深圳零廢棄則通過信息公開申請發現全部或部分公開環境空氣和土壤二噁英監測信息的焚燒廠的比例僅為27.3%。并且被公開的環境二噁英信息完整度不足四成。不少地方環保部門表示當地沒有二噁英監測能力,因此未對二噁英進行監測。

另外,河北省是霧霾重災區,垃圾焚燒會讓霧霾問題更為嚴峻。

雖然目前爐渣可作為一般廢物處理,并且焚燒企業通常會將爐渣賣給建材公司制磚。然而,中科院廣州地化所研究人員對澳門焚燒爐渣的研究表明:爐渣淋溶液具有生態毒性。某些重金屬(如鋅和鉛)更容易富集在爐渣當中。

焚燒產生的飛灰富含鹽、重金屬和二噁英等有毒有害物質,即使經固化或鰲合后仍將是一個不定時炸彈。并且,蕪湖生態中心通過調研安徽、江蘇、浙江和廣東共121座垃圾焚燒廠的飛灰處置情況,發現灰處置問題是生活垃圾焚燒全過程污染控制和風險管理中最為薄弱的環節

  • 大多數環保部門對于飛灰的監管存在缺失;

  • 部分垃圾焚燒廠飛灰沒有執行危險廢物五聯單轉移制度;

  • 環保部門對于飛灰缺少監督性監測;

  • 相關法律法規缺少對飛灰自行監測次數的強制性要求。

同時在實際調研過程中還發現:

  • 部分垃圾焚燒廠飛灰超標填埋;

  • 飛灰填埋防護措施不完善;

  • 灰和生活垃圾混合填埋等問題。

從垃圾無害化的角度來看,焚燒只是轉換了污染的形式,并且由于監管能力和力度的不足,焚燒產生的污染并不能得到有效控制。

>> 垃圾資源化

可持續發展的角度上看,首先要從前端設計上減少垃圾的產生,而后優先在物質層面上對垃圾進行資源化利用,這就需要將垃圾進行分類處理,讓可再利用的繼續利用,可回收的資源重新進入生產線,讓有機垃圾變成有機肥料改良土壤,這樣不僅可以減少垃圾處理的負擔,也可以節約資源,以及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

 

圖:通向循環經濟

而目前,由于我國前端垃圾分類工作未有效開展,進入垃圾焚燒廠的垃圾都是混合垃圾,其中廚余的比例可達 50% 左右,使得垃圾濕度大,熱值低,焚燒廠通常需要添加重油或者天然氣來助燃。也就是說,為了有效運轉,焚燒還需要消耗資源。

 

垃圾處理規劃,當分類先行

—————————————

垃圾焚燒爐造價昂貴,為了收回成本并且盈利,垃圾焚燒廠會和地方政府簽訂一項長期合約,規定地方政府要么持續 20-30 年給焚燒廠提供足量(不低于最低量)的垃圾,要么補償垃圾焚燒公司的利潤損失。這一“鎖定效應”會大大限制垃圾分類工作的開展。

 

圖:垃圾處理優先次序原則

所以,為了真正實現保護環境,節約資源,造福于民的目標,我們建議貴單位能夠堅持公開公正的原則,從整體上重新對垃圾的處理方式進行科學規劃和論證,優先推進垃圾減量、分類、再利用和循環,而不是全面推進焚燒,使得垃圾處理能夠真正服務于推進生態文明的建設。

        此致

無毒先鋒

2019年6月20日

 

 

資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