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有440萬人暴露在垃圾焚燒廠的污染之中

79% 的焚燒廠位于低收入社區和有色人種社區

2019年5月21日,美國紐約市新學院大學(The New School)的鐵獅門環境與設計中心(The Tishman Environment and Design Center)首次發現:美國大約 80% 的垃圾焚燒廠位于環境正義社區(低收入社區和/或有色人種社區)。

 

圖源:United Workers

眾所周知,垃圾焚燒廠會排放二噁英、重金屬、PM2.5 和 PM10、二氧化硫、一氧化二氮和一氧化碳等污染物 ,而所有這些都會對公眾健康構成重大威脅。許多焚燒廠所在的社區已經不堪其他工業污染源的重負,這造成了由監管機構在制定排放法規時未能考慮到的累積影響。在美國,大約有 440 萬人生活在焚燒廠周圍 3 英里(約 4.8 公里)的范圍內。

巴爾的摩終身居民、巴爾的摩聯合工人組織(United Workers)社區組織者德斯特尼·沃特福德(Destiny Watford)說: “BRESCO 焚燒爐造成的污染占巴爾的摩市(Baltimore City)空氣污染的三分之一,并造成了 5500 萬美元的哮喘住院治療費用和其他健康影響。我、我的家人、朋友和住在柯蒂斯灣的每一個人——都可能因為我們所住的地方而被剝奪整整十年的生命。我很有可能死于肺癌、呼吸道疾病和哮喘。”

 

2018年7月,底特律風箏節:自由呼吸底特律

全球焚燒替代聯盟(GAIA)美國項目主管丹尼斯·帕特爾(Denise Patel)說:“新學院大學的突破性研究證明了我們已經知道了數十年的事情。低收入的有色人種社區成為了我們國家的垃圾傾倒場所,影響著幾代人的健康。我們的城市面臨著一個十字路口:是選擇繼續依賴新一代的焚燒爐,這些焚燒爐將耗資數百萬美元,并繼續污染我們最脆弱的社區;還是轉向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系統,來改善公眾健康,并節約資金。”

 

圖源:GAIA

在對美國垃圾焚燒業從上世紀80年代崛起發展至今的過程做了全面研究后,該報告得出結論:垃圾焚燒廠對城市來說是一項糟糕的投資。新學院大學鐵獅門環境與設計中心副主任安娜•巴普蒂斯塔(Ana Baptista)表示:“這些老化的設施維護成本太高,融資風險太大,升級成本太高。美國的焚燒廠在日益動蕩的經濟和監管環境下運營,會威脅到它們的主要收入來源、處理費用和能源銷售。”

 

盡管焚燒廠是主要的氣候污染源,但很多廠還是依靠對可再生能源的補貼來維持經營。加州長灘東院社區環境正義 (East Yard Communities for Environmental Justice) 零廢棄社區組織者惠特尼·阿馬亞(Whitney Amaya)說:“垃圾焚燒廠被吹捧為環境友好和環保的,這是不公平的,因為它們排放的有毒物質正在損害我們社區的健康。為什么低收入的有色人種社區不得不吸入比佛利山莊(Beverly Hills)或圣莫尼卡(Santa Monica)等城市的垃圾?”

 

馬薩諸塞州黑弗里爾資源回收設施,圖片作者:Ari Herzog

美國很多城市都意識到焚燒廠阻礙了垃圾減量和污染減排的進程,并正在采取行動關閉焚燒廠。今年3月,在對環境造成了 30 多年的污染后,底特律的焚燒廠關閉了。密歇根州“自由呼吸底特律”活動的組織者 KT Andresky 說:“我們成功地關閉了底特律焚燒廠后,已經開始敦促底特律市實施嚴格的“垃圾減量、再利用和再循環”準則,并聚焦于地方循環經濟、工人向綠色產業轉型、工會工作以及保護居民免受即將到來的貴族化的影響。在通往一個零廢棄未來的道路上,任何人都不應該被落下。”

 

圖:底特律焚燒廠 來源:ADOBE STOCK

盡管許多城市正在拋棄焚燒廠,但仍有一些焚燒廠保留了下來。由于其中許多焚燒廠的壽命已到極限,全國各地的城市都面臨著一個選擇:要么拯救這些污染嚴重、老化的設施,要么永遠關閉它們。

沃特福德說:“我們需要改變一個城市的未來。這就是為什么我們在巴爾的摩市采取行動,引領向零廢棄的公正過渡。幾代人以來,我們的社區一直缺乏投資、被忽視、被輕視……現在,我們正帶頭走向通往可持續未來的道路。”

資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