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章元:無知者對有知者的挑戰

在臺灣聽到了趙章元老師逝世的消息。我沒有太大的悲慟,因為對于他的死,一直是在預料之中的。在中國,一個勇敢的人,隨時都在死去,只是死的方式有些差異而已。

我認識趙章元老師時間不算長,不到二十年。以當前一個人的年歲,一個人與另一個人結交少于二十年,談什么情誼都是很難堪的事。從結識趙老師的那一天起,看到他身上所具有的精神,一直是戰斗的,一直是民間的,一直是以無知挑戰有知的。

垃圾應當怎么處理,說起來,是中國政府的事。中國的各級政府,也一直在應對和處理。如果說一個地方每天都在穩定地出產什么,那么,答案一定是垃圾。生活的,工業的,可處理的,不可處理的。

圖片作者:朱江

但有了政府不等于就盡了責任,有了企業也不等于就有了運轉的保障。有了科學家和工程師日夜的研發和推廣,也不等于垃圾就得到了正確而有效的處理。從這個意義來說,中國與世界上其他國家沒什么不同,基本上到目前為止,對垃圾處理都是乏力的。某個地方或者某個點位,會被當成典型或者先進以供參觀,但如何我們把目光放大到整個國家的寬廣度,就會發現,中國到現在為止,仍舊是一個為垃圾所困的國度。政府為垃圾所困,企業為垃圾所困,民眾也為垃圾所困。一個國家無論如何用力地炫耀自己的經濟總量與文明時長,只要看一下它的垃圾處理現狀,它的所有丑陋與難堪都盡收眼底,不必再多言和糾纏。

中國的垃圾處理到今天為止,于公眾是亂扔,于企業是偷埋,于政府是假裝“無害化處理”。這樣的蔑視或者說無視,直接導致的后果是兩個,一是自然環境一直在成為垃圾的真正處理者和消納者。二是垃圾處理設施周邊的公眾,成為了直接的受害者。如果說中國人有什么突出的能力的話,總結起來也不外乎兩點,一是欺負自然生態,二是欺負底層公眾。而有意思的是,自然環境和底層公眾,恰恰是中國當前最基本的公共供應的基礎來源,自然生態供應了免費的空氣、水和陽光,底層公眾免費供應了生命、信任和勞動力。

 

圖:海南澄邁顏春嶺垃圾填埋場

但中國又有一個奇怪的現象,雖然時代的列車每天都把無數人碾壓到車輪下面,無論人成為了犧牲品,但犧牲者起來反抗的并不多,旁觀者愿意為犧牲者代言的也不多,旁觀者把犧牲者的權利和義務,攬懷到自己身上,用自己的性命去爭取和交換的,更是不多。

我所認識的趙章元老師,在退休之后,卻成為了一個這樣的人。趙章元老師應當算是知識分子,知識分子能夠有這樣德行和擔當的,不管是退休的還是在職的,以我的目光所及,也是非常的稀少。趙章元老師與中國古代所有的公益人士一樣,一直是這個國家的稀有動物,也因此是這個國家的脊梁之所在,正氣之所顯。

 

圖:趙老師在海南澄邁垃圾焚燒廠三期群眾意見征詢會上發言

在我與趙老師來往的那么些年里,趙老師最經常被當成的其實不是專家和有知者,恰恰是被當成非專家和無知者。這中間有惡意的妖魔化,也確實有一定真實的實況描述。

在中國政府法定和御用的專家團隊里,本來是有趙章元老師的名字的,本來他也可以借著這個法定和御用的身份,一直這么保持著“有知者”的身份過下去。成為各個項目的評審者,成為公眾眼中高不可攀、難以觸及之人。只要他愿意,他的簽名可以幫助任何違法項目上馬,可以幫助任何利益集團通關,可以幫助自己持續獲得越來越多的利益。

但趙章元老師沒有這樣做,至少在他退休之后,他沒有這樣做。他站到了真相這一邊,站到了公眾這一邊,站到了無知這一邊。

 

中國政府官員和中國式專家一直相信,只有他們才掌握真相,只有他們才有權利擁有真相,只有他們嘴里說出來的文件寫上去的才是真相。雖然他們內心很清楚,一切都是他們瞎編的,都是他們偽造的,但他們仍舊頑固地要公眾相信,必須信任他們傳達出來的那些真相,只能傳遞他們泡制好的那些真相。哪怕受害者明知自己是受害者,哪怕一切真相都被江河湖海所忠實記錄在案,他們也要蒙起眼睛,把真正的真相忘卻,把偽造的真相當真。

趙章元老師一直處在兩種甚至多種真相的夾攻中。政府提供的真相他是能看到的,企業提供的真相他也是能看到的。而公眾以及自然提供的真相,他此前看到的機會未必很多。直到有一天,良知告訴他,只有自然環境記錄,只有公眾每天都在反映的,這樣的真相,才是事實的真相。

圖:澄邁居民反對??诜贌龔S三期建設

從此他勇敢而堅決地站到了真實客觀的真相這一邊,也由此站到了公眾和自然環境這一邊,也由此從高高在上虛偽無情的有知者,轉型成為了一個“無知者”。他的名字被從政府專家名單上抹去或者暗藏,他被此前同行的妖魔化,被惱羞成怒的政府部門公敵化。

當然,他也被公眾良知化,被自然環境信任化。相信他的人生,在退休之后,完成了一次驚人的蛻變。他活成了一個真實的人,他活成了一個值得尊敬的人,他活成了一個被公眾當成“有知者”的人。

圖源:新快門

如果說要論代價,這樣的代價也是慘重的。精致而自私在中國知識分子,從來都是舔著真相的鮮血上位和謀利的。知識并沒有帶給他們多少良知和勇氣,反而帶給了他們冷酷無情更多表達,帶給他們鉆營取巧的更多門道。他們紛紛成為了公眾的敵人和對手,成為了自然環境的直接間接傷害者。

當然,他們是一定要在趙章元老師面前,打扮成一個有知者,甚至是有知者集團的。當然,他們是一定要在趙章元背后,把趙老師形容為一個無知者的。在他們看來,一個無知者想要獲得權利和真相,那是癡人說夢。他們以前就是這樣把公眾蒙昧化之后,變成了合理的無知者。他們現在遭遇了一個難題,面對趙章元老師這樣隨時可能有知的人,他們怎么樣做,才可能讓趙老師一直“無知”下去呢?辦法當然有很多。中國最發達的文明就是欺哄文明,無論是政治還是商業,還是所謂的一些傳統文化,內核都充滿了欺詐和兇殘。因此,在這方面富有經驗的有知者們,隨時可制造各種說法,讓趙章元老師成為一個無知的人。比如,說他不是搞垃圾的,完全不懂垃圾。比如,說他已經是退休的,早已經落后于時代。比如,說他是為了個人想辦垃圾工廠,因此攻擊同業和同行。

 

圖片作者:Alain

好在知識自身卻是一直獨立而真實的,只要你愿意向它靠近,它就會向你灌頂和傳功。好在只要與受難的自然環境真實地接觸,只要和受害的公眾真實地接觸,一切真相就會展現眼前,無知者迅速就會成為最有知的人,無良知的人就有可能成為有良知的人,沒有力量的人迅速會成為有力量的人。謊言就會被迅速地揭穿,最佳解決方案就會迅速地找到。

這些解決方案其實早已經找到。這也是趙章元老師用他七十多年的生命換取來的。這方案不外乎尊重自然環境的權益,尊重底層公眾的權益,相信公開的力量,相信透明的力量,相信真誠和勇敢的力量。

 

圖片作者:Chester Ho

當然,趙章元老師這樣的人,也仍舊是艱難的,他的覺醒未必意味著更多人的覺醒,他的勇敢未必感染更多人也勇敢起來。當然,趙章元老師也一定是幸運的,他的“無知”,將帶動很多人,褪去原來的虛偽矯詐的那種“有知”,走向真實坦然的無知。再從真實坦然的無知,走向徹底而勇敢的真知。他的生命由此多情,他的生命由此燦爛。

謹以此文,紀念我最為尊敬和佩服的趙章元老師,我愿意追隨他,成為一個由無知而有知的人。

標簽: 
資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