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垃圾焚燒的秘密(下):?“可再生”是一種法律上的自相矛盾

2018年12月,美國地方自力更生研究所 ILSR(The Institute for Local Self-Reliance)發布了一份名為《垃圾焚燒:各州如何定義可再生能源的骯臟秘密》(Waste Incineration: A Dirty Secret in How States Define Renewable Energy)的報告。報告認為:

1. 垃圾焚燒廠的經濟效益不高。

2. 焚燒廠是環境不公平的典型案例。

3. 垃圾焚燒所謂的“可再生”是一種法律上的自相矛盾。

報告篇幅較長,本號將分上、中、下三篇,對報告指出的美國垃圾焚燒存在的三大問題進行報道。本文為第三篇:垃圾焚燒所謂的“可再生”是一種法律上的自相矛盾。
 
垃圾焚燒所謂的“可再生”是一種法律上的自相矛盾
————————————————————————
焚燒過程中產生的相對較少的能量使焚燒行業將自己標榜為可以進行“垃圾轉化為能源”的設施。美國地方自力更生研究所(ILSR)的聯合創始人、ILSR“從浪費到財富”倡議(Waste to Wealth initiative)的負責人尼爾•塞爾德曼(NeilSeldman)警告稱,這個詞很容易誤導人。

“我們把焚燒稱為‘能源浪費’或‘能源的浪費’,因為這個過程消耗的能量比產生的要多。——尼爾•塞爾德曼(neil Seldman), ILSR的聯合創始人和ILSR“從垃圾到財富”倡議(Waste to Wealth initiative)的負責人

當考慮到在焚燒廠中燃燒的固體廢物蘊含的生命周期的能量——即用于產生、制造和運輸材料以供消耗的能量——時,就會產生凈能量損失。
根據全球焚燒替代聯盟(Global Alliance for Incinerator Alternatives)的一份簡報,(采用了早期的、同行評審的垃圾管理方案生命周期評估),“相比于燃燒發電,通過垃圾預防、重復利用、循環再造和堆肥等替代策略,可以節省三倍到五倍的能源”。例如,一個焚燒廠燃燒一噸紙可以產生大約 8200 兆焦的能量。然而,通過有效地節約流程前端生產和供應新的白紙所需的“蘊含能量”,包括與采伐木材、為造紙廠提供動力和向市場運輸紙張有關的燃料和能量成本,回收同樣的一噸紙可以有效地節省 35,200 兆焦的能量。

一般來說,通常城市固體垃圾流中的回收或堆肥的項目可以節省能源。但是,焚燒廠通過為燃燒固體垃圾產生的電力創造市場,阻礙了節約資源、減少包裝和垃圾、回收利用和堆肥的努力。

 

根據 ILSR 的《停止破壞氣候》(Stop Trashing the Climate)報告,使用焚燒廠和垃圾填埋場處理的材料中,超過 90% 可以被有成本效益地再利用、回收和堆肥。

垃圾焚燒廠設法把自己包裝成一個能解決城市垃圾和能源需求的方案,但在成本效益或可持續性方面卻無法做到。焚燒廠不是將垃圾轉化為能源,而是在浪費能源和金錢。
盡管焚燒廠由于自身在環境和經濟上的缺點,最終應該會失敗,但它們往往會堅持下去,因為州和聯邦立法者已經把垃圾焚燒貼上了“可再生”的標簽。
如今,23 個州允許燃燒城市固體垃圾產生的能源在全州范圍內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配額制(RPS)或目標中被歸類為“可再生能源”。其中有兩個州 (加州和威斯康星州)將現有的固體垃圾焚燒廠納入可再生能源的類別,但不允許新設施包括在內,而其他四個州(亞利桑那州、科羅拉多州、密蘇里州和俄亥俄州,沒有運營的城市固體垃圾焚燒廠)只允許固體垃圾焚燒廠在某些情況下納入可再生能源的類別。
下面來自美國國家法規、可再生能源數據庫(DSIRE)、能源正義網絡、食品與水觀察組織(Food & WaterWatch)和能源回收委員會(Energy Recovery Council)的地圖、數據和分析,說明了城市固體垃圾焚化爐在每個州的數量,以及哪些州在州政策中將這些發電廠生產的電力列為可再生能源。              

 
從圖中可以明顯看出,焚燒廠的位置與它被認為是可再生能源發電配額制或目標的位置之間存在重疊。如今,大多數焚燒廠都建在可以將產生的電力算作“可再生能源”的地方。在運營的76座焚燒廠中,有 52 座或有 68% 位于將城市固體垃圾焚燒廠列為可再生能源的 23 個州。此外,即使像猶他州這樣目前沒有正在運行的焚燒廠的州,仍然允許購買州外的可再生能源信用額,為從鄰近州的垃圾焚燒廠購買電力而敞開大門。
正如食品與水觀察組織最近的一份報告所示,當垃圾焚燒被納入可再生能源的定義時,各州會讓這些工廠有資格獲得可再生能源補貼,并進一步使它們能夠將生產的電力賣給電網。
例如,在馬里蘭州,州參議院法案 SB690 在2011年的通過,意味著該州成為第一個(并且也是唯一一個)將垃圾焚燒提升為可再生能源的“一級”資源,使其與風能和太陽能直接競爭,并獲得更多有價值的可再生能源信用額。位于巴爾的摩市中心的 Wheelabrator 焚燒廠在2011-2017年期間通過馬里蘭州的一級可再生能源配置額資金項目獲得了大約 1000 萬美元的補貼,這是一筆有限的資金,因而從風能和太陽能項目中抽走了資源。這一政策變化還允許符合補貼條件的焚燒能源數量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長。
在全州范圍內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配額制和城市垃圾焚燒廠的選址之間的緊密聯系中,有兩個明顯的例外是佛羅里達和紐約。佛羅里達州還沒有通過任何全州范圍內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配額制/目標,它為焚燒技術提供了其他類型的激勵措施,目前在運行的有 11 個垃圾焚燒廠,是所有州中最多的。而紐約有一個不包括城市固體垃圾焚燒廠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配額制,但是它現在有 10 個正在運行的焚燒廠。自2011年以來,行業游說人士試圖說服奧爾巴尼(Albany)的立法者讓紐約州效仿馬里蘭州,在該州的可再生能源政策中提高垃圾焚燒廠的水平,但未能成功。最近在紐約新建焚燒廠的提議也遭到了強烈的反對,包括紐約州州長科莫(紐約州民主黨議員)等知名官員的反對,他們認為今年早些時候在羅穆盧斯(Romulus)新建焚燒廠存在環境問題。

可再生能源發電配額制和焚燒廠位置之間的關系對這些工廠所在的當地社區和州來說無疑是重要的。然而,州際電力傳輸和分配網絡與可再生能源信用額相結合,使得焚燒廠也可以將電力高價賣給附近各州的買家。這最終擴大了這些焚燒廠的影響范圍,遠遠超出了州界,并提供了其他機制來幫助保持這些老化的焚燒廠可以繼續發電。

 

 “當你聽說一個州有可再生能源發電配額制時,你要知道它不僅會影響到那個州,還會支持周圍許多州的污染者。”能源正義網絡(Energy Justice Network)主任邁克•埃沃爾(Mike Ewall)解釋說。

以馬里蘭州為例,據報道,納稅人在過去十年中花費了大約 8400 萬美元,從弗吉尼亞州購買了 1000 萬美元的分類定價的州外可再生能源信用額。據報道,這些信用額的絕大部分來自非清潔能源,包括弗吉尼亞州的城市固體垃圾焚燒廠。
雖然國家可再生能源政策和信用額的網絡很復雜,但解決辦法很簡單。
替代方案
——————
焚燒廠所在的位置和哪個州將這種做法歸為“可再生”并非巧合。焚燒行業推廣的這種定義使焚燒垃圾的行為有資格獲得補貼,從而使這種行為與包括風能和太陽能在內的可再生能源項目形成直接競爭。
報告最后概述了打擊這一污染行業的方法,并呼吁州立法機構加強法律,確保被標榜為可再生的資源和清潔能源實際上也是可再生的。它為社區如何轉而投資更健康、更經濟、最終更可持續的廢物管理和能源系統提供了建議。

替代方法:促進能源民主和“從垃圾到財富”

固體垃圾焚燒浪費能源,浪費金錢,扼殺就業機會,污染當地社區。國家決策者、地方政府官員和社區層面的倡導者有權力并采用各種方法來推廣更清潔、更便宜和更經濟的選擇。以下是建議采取的行動。
首先,改革各州的可再生能源法,取消對垃圾焚燒的補貼,因為這將吞噬社區的就業機會和財富。羅德島和特拉華州的焚燒禁令,或者是十幾個州明確將焚燒排除在可再生能源目標之外的政策,都說明了各州可以如何通過立法來限制垃圾焚燒。通過解決受當地污染影響最直接的基層團體和必須與骯臟焚化爐直接競爭的可再生能源開發商的問題,這些政策可以幫助淘汰老化的焚燒廠,防止建設新的焚燒廠,并支持更清潔、更劃算的垃圾處理和能源來源。各種基層的宣傳努力在提高認識和防止焚燒廠數量的增加方面特別有效。支持這些團體的努力,關閉有害的焚燒廠,可以節省資金,用于社區的再投資。

 “全世界知識淵博的社區活動人士一直在努力阻止焚燒廠的建設,”尼爾·塞爾德曼(Neil Seldman)指出。“由于公民的反對,數百個項目被取消或擱置。”

除了加強可再生能源的法律定義和支持基層為關閉老化的焚燒廠而進行的斗爭,地方政府還可以采取一系列戰略,將“垃圾轉化為財富”,建立一個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續性的地方能源系統,如:
·     垃圾按量收費——這種單位定價策略,鼓勵消費者通過減少垃圾的丟棄來減少他們的垃圾賬單,這將轉化為更低的市政處理成本。
·     有機物回收或社區堆肥——將廚余垃圾轉移到社區或家庭堆肥項目中,從而實現零廢棄。把剩下的垃圾放在路邊,讓小企業和企業家來運輸,以確保資金在當地流通。
·     穩健的回收,例如雙流回收——實施一種回收方法,鼓勵將紙張與其他可回收物分開,以回收有價值的材料,并進一步降低與城市固體垃圾管理相關的處理成本。
·     太陽能——為解決當地的能源需求,城市可以使用減少垃圾焚燒產生的電力或蒸汽省下來的錢,在市政用地上建設分布式太陽能資源,減少城市的能源賬單,生產清潔電力,隨著時間的推移設立額外的資金,釋放資源為當地政府支持其他項目或減少稅收。
 

這些建議概述了城市能夠并且正在采取的可以構建地方自力更生和更可持續的未來一些方法,但還有許多其他策略需要考慮。

有關分布式發電和可再生能源技術的具體政策構想,以及這些政策的實際案例研究,請參考我們的能源民主倡議的互動社區權力工具包(Community PowerToolkit,https://ilsr.org/community-power-interactive-toolkit/。
 
如需更多有關垃圾管理的政策建議,請參閱“垃圾轉化為財富”政策圖書館(https://ilsr.org/waste-to-wealth-policy-library/及社區堆肥計劃(https://ilsr.org/composting/。

翻譯:鄭悅;校對/編排:何玲輝

標簽: 
資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