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民間環保組織角度觀察到的垃圾焚燒行業現狀

【寫在前面】2019年12月5日,蕪湖生態中心和無毒先鋒聯合在西安市止園飯店主辦了一場垃圾焚燒行業現狀主題的研討會。研討會上,蕪湖生態中心的張靜寧做了《生活垃圾焚燒行業民間觀察現狀》的主題分享。以下整理自會議現場發言。

大家好,我是蕪湖生態中心的張靜寧。今天我將給大家分享的是民間環保組織角度觀察到的垃圾焚燒行業的現狀,以及基礎信息的科普。垃圾分類更偏向社工,而不是污染這個方向,我關注的多為企業污染,目的是促進企業行業更好地發展、清潔地運營。我會分享 4 個話題,分別為:

1. 什么是垃圾焚燒廠?

2. 環保組織在做什么樣式的倡導?

3. 信息公開和企業履職。信息公開反應企業履職的情況。

4. 政府監管和實際狀況。 

1. 什么是垃圾焚燒廠?

————————————
這(下圖)是淮北市第九中學,這個煙囪是淮北垃圾焚燒廠——淮北宇能環保有限公司?,F狀:可以看到煙囪是在冒黑煙的,此垃圾焚燒廠與周邊居民存在矛盾,焚燒廠和中學距離只有一兩百米,運行不規范且規劃存在問題。目前新建垃圾焚燒廠尚未完成,主要依靠此垃圾焚燒廠處理?,F狀就是通過減少垃圾焚燒量,減少污染排放量。

圖源:蕪湖生態中心
這(下圖)是博羅的垃圾焚燒廠,三個爐子分別代表三條焚燒線,博羅焚燒廠漂亮的原因是外部建設罩住內部,這樣感官上比較整潔。這個焚燒廠比較漂亮且具有現代化氣息。但飛灰要運到博羅填埋場,填埋場同時也存在不規范。飛灰問題不能很好處理會引發環境問題,不能確定是填埋場的責任還是焚燒廠的責任,這就是爭議的焦點。但飛灰處理問題會影響企業的品牌形象。

圖源:蕪湖生態中心

 

這兩年垃圾焚燒行業中有一個變化,即循環流化床正在轉成機械爐化爐,通過工藝的改變,會發現機械爐化爐能更好地促進環境改善。
什么是垃圾焚燒廠?這當中幾個要素是必須的:1.生活垃圾焚燒,而非工業垃圾、 危險廢棄物焚燒、秸稈焚燒和生物質焚燒。2.通過焚燒方式解決垃圾問題。3.發電不是必須的,但目前由于要回收熱能的原因將焚燒和發電聯系在一起,也存在個別焚燒廠沒有發電的情況。
這(下圖)是網上簡易的垃圾焚燒工藝圖,垃圾運輸進來后,倒入垃圾池,通過 5-7 天的發酵,通過抓斗抓到爐子內。機械爐化爐爐內溫度一層高于一層,焚燒產生蒸汽促成汽輪機發電,產生廢物爐渣、飛灰、滲濾液,發電運輸到電網。煙囪排放屬于鍋爐系統,跟發電無關。

2. 環保組織的倡導

————————————
這個(下圖)是我們發布的報告,可以看出垃圾焚燒廠的數量逐年增加,民間一直在關注這個時間。行業監管主要包括兩個主體:政府監督和企業履職。民間倡導污染或行業怎么做會更好,重要的內容就是通過平臺查詢獲知信息,或通過信息公開申請讓我們獲取信息更加全面,獲取之后進行總結統計發布報告,對于沒有做好的內容,分別建議政府和企業履職。

圖源:蕪湖生態中心

 

這兩年我們想通過兩個方面進行調查,嘗試和企業進行溝通,獲取不一樣的聲音。雖然信息公開申請不等于實際執行情況,但是我們希望通過關注信息公開,去倡導實際公開信息變好,然后我們相信信息公開一定程度上反應實際情況,信息公開也是實際情況的工具。一個企業的環保人員,有意識地記得去做信息公開,會把記錄做得更好,必然促進污染物排放的改善,降低環境的風險。

圖源:蕪湖生態中心

 

3. 信息公開和企業履職的現狀

————————————————
企業官網公開環境信息,428 座垃圾焚燒廠有 163 座在企業官網中公開環境信息。企業官網是完全由企業主導的信息公開,涉及 46 個官網,其實垃圾焚燒廠的企業遠遠不止 46 個,但只有 46 個公開了垃圾焚燒信息。其中,31% 公開煙氣排放信息,29% 公開二噁英排放信息,19% 公開飛灰排放信息。不管是企業還是政府主體,二噁英信息公開的不多。
公開一定是好事,企業往這個方面邁出了一步,這個是排名比較靠前的垃圾焚燒企業信息表,可以看到光大做的還是不錯的,自動檢測數據全部公開,其他企業很多沒有公開。通過觀察,光大二噁英信息也不那么全面,右邊有公開環境質量信息,但也是個例。同時我們在考慮如果公眾想和企業溝通,就要考慮企業官網上公布的電話是不是真的,這樣的聯絡是不是能夠聯絡上。會發現有的企業無法聯絡。

電子顯示屏是一種公開的方式,主要包括五項環境數據,但主要是實時的數據,很難看到歷史的數據,這也是存在的問題。也會有企業說排污信息不大好公開擔心被利用,可以積極主動公開節能減排的信息,但這部分公開的也比較少。

圖源:蕪湖生態中心

 

4.  政府監管和實際執行情況

——————————————
政府監管可簡單劃分為行政審批。行政審批還包括住建部門、國土部門、日常檢查、信訪投訴的檢查等。實際主要關注垃圾焚燒廠污染物處置的情況,如煙氣、惡臭、滲濾液、爐渣等等。
從監督性監測數據維度看政府監管,428 座垃圾焚燒廠有 164 座沒有公開監督性監測數據,而《生活垃圾焚燒污染物排放標準》中明確要求開展監督性監測主體、頻次、項目等,但基層環保部門有些沒有做到。沒有公開我們就要申請,有些回復確實沒有去做,這塊工作其實是疏忽了,通過觀察和申請,發現 32% 煙氣五項常規污染物和重金屬監測數據未能完整獲取,56% 煙氣二噁英沒有辦法獲取。
環境質量只有 20 座公開,這里需要明確政府的職責不是企業的職責,不是所有的問題都由企業承擔。政府官網上公開情況三個渠道,各省市的國控企業信息平臺,個別環保部門官網可以查到監督性信息監測,另外還有政府網站。
怎么去看垃圾焚燒廠的表現?煙氣排放情況,現在被要求有自動檢測,有 90% 多做到監測,基本都實現了在廠區門口對外公布數據。
惡臭有可能是煙筒排放、垃圾滲濾液的滴漏,這是垃圾運輸公司的問題,但是垃圾焚燒廠有沒有責任又是一個值得商榷的問題。對于公眾聞到惡臭的話,垃圾焚燒廠是沒有做到位的,垃圾焚燒廠應該管控好垃圾運輸質量,但是調研中有一半的垃圾焚燒廠是沒有解決惡臭這個問題的。垃圾滲濾液是在左邊焚燒廠邊上的,呈現黑色。垃圾滲濾液不一定直接排放,有可能在爐子內焚燒,也有可能運送到污水處理廠進行處理。

圖:焚燒廠入口滴漏的滲濾液  圖源:蕪湖生態中心

 

一個垃圾焚燒廠,爐渣堆在場內,這個是不夠完善的,會造成揚塵。這個是隨意倒在路邊,爐渣會有臭味,會有碎玻璃、陶瓷,比較容易看到。

圖:爐渣  圖源:蕪湖生態中心

 

飛灰指煙氣處理系統和過道當中淤積的灰。凈化煙氣,相當于煙氣通過布過濾,攔截灰塵,灰塵即飛灰。煙氣凈化得越來越干凈,飛灰的毒性就越來越大,當中包含重金屬和二噁英,現在絕大多數處理方式是這樣螯合或固化進行填埋。焚燒廠把袋子就裝好,到填埋場袋子就破了,這就是個問題。但是不是只有一個解決方案是可以探討的。沒有袋裝、沒有覆蓋、會產生飛灰滲濾液,下雨會淋下來會積塵下來,鹽成分比較高,重金屬比較高很難處理。

圖:飛灰填埋場  圖源:蕪湖生態中心
對于傳播和科普,接下來信息公開能夠很好地被運用。不是說質疑數據,更多的看數據是否達標,有這樣的關注去促進企業做得更好,更有信心就公開排污信息,我們是否能夠解決滲濾液滴落和惡臭這樣最基本的問題,一定程度解決企業管理的水平,在公眾科普傳播中可以做到的。
我們不能說垃圾焚燒廠沒有二噁英的排放,也不能說垃圾焚燒廠十惡不赦,問題是這兩個極端,我們怎么去找到一個權衡點,把這個事情說清楚。
【問題環節】
Q:有很多企業沒有按照政府的規定公開環境信息,政府對此方面是否有反饋,為什么沒有跟進后面的事情?
張靜寧答:這就是環境監管的問題。這兩年更加強調環保督察,會造成基層環保人員沒有多余時間關注這個東西,認為這個東西沒有那么重要。另外,企業公開環境信息沒有那么明確,垃圾焚燒廠應該公開焚燒信息,它是廢物處置設施,應當納入重點排污單位,應該公開排污信息,這個有規定,但是沒有明確在哪里公開,這就造成會認為這個事情不重要。環保局也會去想,我總是監管,怎么能夠促進企業監管,都是他們真正在實際操作中一個需要探索的事情。
觀眾答:沈陽生態環境保護局要求污水處理廠每年必須向公眾公開至少 6 次,2020年開始所有企業設置公開,可以聯系當地生態環境局,所有的公共設施必須公開。如果沒有公開無論從政府領導還是企業會有相應的懲罰措施。邀請社會各界組織代表市民參觀,有什么問題直接反饋。但是參觀看不到核心的東西,得自己主動要求提供數據。
光大國際代表答:光大國際 365 天,全天 24 小時,隨時都可以來參觀,信息公開。進入光大所有的數據都可以觀看,包括線上平臺,而且有專業人士講解。
Q:可以了解光大集團目前有多少個焚燒廠嗎?
光大國際代表答:目前有 140 多個,其中在建的 60 多,運營的 70 多座。
Q:400 多座垃圾焚燒廠只有 160 多座公開,你這個數據是怎么得來的?
張靜寧答:一個一個地看。

編輯:施玖月,何玲輝

主辦方:

蕪湖生態中心,深圳零廢棄

支持單位:

本次活動是“深圳市零廢棄環保公益事業發展中心”實施的“化學品管理民間網絡與能力建設”項目的一部分,是由聯合國開發計劃署負責管理的全球環境基金小額贈款計劃支持的。
同時,感謝阿拉善SEE基金會對于本項目的支持。

本文內容及意見僅代表主辦單位的觀點,與支持單位的立場或政策無關。

 

資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