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垃圾焚燒廠從來都拿不到“再生能源”補貼

12月6日,垃圾處理行業媒體“E20水網固廢網”發表了一篇中國城市建設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工程師徐海云老師的署名文章,題為“垃圾焚燒發電發展綜述和未來發展展望”。


圖片來自于網絡

 

在談到“垃圾焚燒發電補貼政策的意義及發展方向”時,徐老師說:“內地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用電價補貼方式促進發展是十分有效的。一方面有力促進了產業發展,使得專心于技術與管理的企業脫穎而出;另一方面實實在在的貢獻了可再生能源。實際的補貼額并不高,如果按照每噸垃圾280度電,補貼電價0.25元/度,也就是70元/噸,這一補貼強度不足臺灣的1/5(臺灣是按照焚燒每噸垃圾補貼到地方)。”

徐老師文章的其他觀點筆者雖不認同,但尊重。而對于他用臺灣的情況來說明大陸補貼額不高,則一開始就存疑,于是專門請教了一下臺灣垃圾焚燒研究專家,結果不意外,且有小驚訝。 

>> 徐老師說的大陸電價補貼沒錯 

2012年3月,國家發改委專門就垃圾焚燒發電產業的電價補貼問題,下發了《關于完善垃圾焚燒發電價格政策的通知》,規定“以生活垃圾為原料的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均先按其入廠垃圾處理量折算成上網電量進行結算,每噸生活垃圾折算上網電量暫定為 280 千瓦時,并執行全國統一垃圾發電標桿電價每千瓦時 0.65 元(含稅,下同);其余上網電量執行當地同類燃煤發電機組上網電價。” 

一般而言,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具體指的是在本地脫硫燃煤機組標桿上網電價的基礎上給予的額外資助。目前,發改委制定的垃圾發電全國統一標桿電價為每千瓦時 0.65 元,除去各地脫硫燃煤機組標桿上網電價(一般都在 0.40 元左右),各地的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理論上獲得的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就是每千瓦時 0.25 元左右,占垃圾發電上網電價的 38.5%。 

對照上述政策,徐老師對大陸垃圾焚燒發電的“可再生能源”補貼標準的描述準確,包括“70 元/噸”的補貼折算。 

>> 比較的對象應當一致

徐老師接著說“這一補貼強度不足臺灣的 1/5”,但他沒有展開陳述臺灣相關補貼的制度來源和具體標準是怎樣的。

按照常識,比較的對象應當一致。這一點筆者相信徐老師應當也是認可的,因為他本人就經常強調,比較我國與其他國家可回收物的分類收集率,需有相同的統計口徑;不能將我國環衛部門收集到的可回收物與發達國家市政部門收集到的可回收物簡單比較,因為我國生活垃圾中的很多可回收物,在環衛部門清運之前已被分流到了廢品回收的體系當中。 

如果堅持比較對象一致的原則,徐老師所說的臺灣的補貼內容應當與大陸的補貼內容一致,即高于一般非可再生能源發電的額外電價收入。 

>> 臺灣焚燒廠沒有資格獲得“再生能源”補貼

根據島內能源局制定的《再生能源發電設備設置辦法》中的定義,廢棄物發電設備是指“利用一般廢棄物或一般事業廢棄物,經處理制成較直接燃燒可有效減少污染及提升熱值之燃料作為料源,轉換為電能且發電效率達 25% 以上之發電設備。”

 臺灣專家解釋,符合上述定義的其實是以 RDF(廢棄物衍生燃料)為燃料的發電設備,也就是燃燒 RDF 的發電廠或汽電共生廠(即大陸所說的“熱電聯產”)。所以目前“直接燃燒垃圾”的 24 座垃圾焚燒廠全沒有資格獲得“再生能源”補貼。因此,徐老師所說的比較幾乎是不存在的。 

退一步說,即便不要求垃圾要預先轉化成 RDF,臺灣現役焚燒廠也達不到上述政策的能源效率要求。實際統計表明,全臺在運營的 24 座焚燒廠2018年廢熱回收發電的凈能源效率最高只能達到 18.44%,最低不及 5%,無一能過 25% 的門檻值。

 

綜上原因,至今還沒有一家臺灣的垃圾焚燒廠能獲得“再生能源”電價補貼。它們產生的電力計價方式實際比照的是汽電共生廠的電價,平均每度電價約為 1.7 元新臺幣,折合人民幣 0.40 元,與大陸脫硫燃煤機組標桿上網電價相當。

>> 臺灣RDF焚燒補貼強度僅為大陸垃圾焚燒補貼強度的 1.46 倍

為探索新知,筆者在此不恰當地比較一下臺灣 RDF 焚燒與大陸垃圾焚燒可獲再生能源電價補貼的強度,看看它們之間的差距與徐老師所說的是否相近。 

對于能源效率能達到 25% 門檻的 RDF 廢棄物發電設備,臺灣專家反饋:政府規定其上網電價為每度約 3.89 元新臺幣,折合人民幣約 0.91 元。由此可以算出電價補貼部分為每度 2.19 元新臺幣(3.89-1.7=2.19),折合人民幣 0.51 元,占上網電價的 56.3%。 

從絕對數來看,臺灣 RDF 焚燒“再生能源”電價補貼標準僅為大陸垃圾焚燒的約 2 倍(0.51/0.25=2.04),從相對數來說臺灣 RDF 焚燒電價補貼部分占總上網電價的比例僅為大陸垃圾焚燒的約 1.46 倍(56.3%/38.5%=1.46)。這些數值都較徐老師所說的 5 倍以上的差別相距甚遠。 

>> 放棄本不應得到的,會有陣痛 

說到這,筆者觀察到了一個有趣的現象:臺灣 24 家垃圾焚燒廠并沒有因獲得不了“再生能源”電價補貼而垮掉,而大陸最近因為財政部一封關于逐步減少焚燒發電補貼的函件(參見:財政部:垃圾焚燒發電項目效率低、生態效益欠佳),就讓焚燒行業大呼受不了,其一些代言者還試圖將國家這一科學、務實的政策舉措扭曲地解釋成是“偏聽偏信”的結果。 

得到自己應該得到的,一切坦然;放棄自己本不應得到的,自然要經歷陣痛。

混合垃圾焚燒本來就不能被視作是“可再生能源”(或者說:只有部分的電力來自于其中的生物質垃圾,詳見:取消垃圾焚燒錯誤補貼,背后的道理小學生都懂),所以臺灣從一開始就將其排除在補貼范圍之外,就算轉化成 RDF,也要達到很高的能源效率才能獲得補貼。那沒有這部分收入,臺灣的焚燒廠就活不下去了嗎?當然不是,它們一方面仍可以按化石能源市場電價出售其電力,另一方面更主要依靠的就是能夠足額覆蓋其成本的垃圾處理費。 

根據臺灣專家的介紹,臺灣垃圾焚燒廠的處理費用要么由地方政府支付或補貼,要么由企事業單位支付,目前收費范圍為 2500-4000 新臺幣/噸,折合成人民幣約為 580-930 元/噸。 

而根據 E20 水網固廢網這個月(2019年12月)初發布的信息,2008-2018年的十年間,大陸垃圾焚燒平均價格穩定在 60-90 元/噸之間,而從2019年8-11月各地中標或預中標的垃圾焚燒處理項目看,平均處理服務費為 71.03 元/噸,最高為 160.88 元/噸,最低為 30 元/噸,整體水平與臺灣相差 10 倍。(參見:【數據】近4月垃圾焚燒項目垃圾處理服務費單價統計) 

 

以上兩岸數據對比也就解釋了為何大陸焚燒廠對可以額外獲得的約 70 元/噸的電力補貼如此看重,因為這部分收入與垃圾處理費相當,占其三大塊總收入(非補貼售電、售電補貼、處理服務費)的約 28%,如果馬上砍掉,勢必對其經營會有很大影響。而且,得而復失,常人心理上多少都會有些疙瘩。 

正因如此,財政部等部門提出了相對溫和、穩妥的過渡方案,即“將逐步減少新增項目納入補貼范圍的比例,引導通過垃圾處理費等市場化方式對垃圾焚燒發電產業予以支持”。參考臺灣地區及其他國家的經驗,我們勢必要在取消本來就不該設置的固定電價補貼的情況下,大刀闊斧地改革垃圾處理收費的機制,包括落實國家發改委2018年提出的“實行分類垃圾與混合垃圾差別化收費”(參見:新政 | 發改委:實行分類垃圾與混合垃圾差別化收費等政策)的政策,這才是各方應該著手研究的真問題。

更多關于垃圾焚燒、能源及碳排放的研究和倡導:

取消錯誤補貼這件事上,我們不落后于發達國家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資料分類: